<code id="ljkr4"></code>

<code id="ljkr4"></code>

  • <video id="ljkr4"><progress id="ljkr4"><strike id="ljkr4"></strike></progress></video>

        1. <wbr id="ljkr4"></wbr>

          首页>麟州文苑

          只待新雷第一声

          ——品评北城散文集《丰饶之歌》

          时间: 2021-03-11 09:23
          来源: 神木新闻网
          作者: 单振国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当苇岸、刘亮程等,以显微、冷峻、凝重、静谧的散文语言,死死盯住自己的家园,盯住大自然中司空见惯的一草一木、一驴一马、一季一景,描写出不同凡响的散文景观,一时风靡散文世界的时候,那种鲜活、本真、细微又富有情趣、理性、启迪的新维度文学记叙,同样吸引了我。北城等几位神木散文作者隔空响应,执笔趋骛,高举“自然散文”的旗子,在神木大地上开始以最原始的方式亲近大自然、奔向大自然。他们密集寻找着那些人迹罕至的荒原,希望体尝一把饮血茹毛的原始生存,享受天人合一的原始包容;他们曾数次带上简单行囊,徒步百里到神木北部叫格丑沟的荒野草滩彻夜观察扁蛋、粪爬牛、蚂蚁等小昆虫;他们像淘金者一般,数次走进铁炉峁,张着血红的眼睛,疯跑在那一道道干瘪坚硬的黄土梁梁峁峁上,寻找奇异的树、诡谲的草、生僻的花;他们到黄河滩上从早到晚不停踯躅,拣卵石、玩泥巴、抓小鱼……这些热情万丈于荒蛮原始的体验,的确让他们寻找到了不少好题材,写出了不少好散文。

            北城对自然观察的视野,重点聚焦在家乡铁炉峁的山山峁峁上——这是神木中南部一个极其普通的小山村。看得出,他从选择以自然散文为自己文学奋斗方向的那一天起,就对家乡极其用心。关于这一点,我们在深读北城作品时,完全能够清晰地感受出来。《山里的雪》《山里的月》《山里的雨》,以及这个集子中的《山野之歌》,这些以山为题材的自然散文,都是出自铁炉峁的,都散发着那儿生机蓬勃、味觉一致的乡土气息,令人神往。他在《山里的月》开篇写道,“又一次,我逃回山里看月了。暖黄的弓月形窑窗上,硕大的窗花,依然映照着别样红晕。父母在屋里修整农具,苍影投在窑窗上,竟成这般老迈,像深翻土地的犁铧。窑院敞开着。月光一下子涌进来,看上去这般展阔祥和……这里曾是我梦想和现实的存身之所,离开她,一晃竟是十多年了。”当我读到“竟成这般老迈”时,眼睛一热,山村静谧月光下,两个与世无争、勾腰劳作的老人形象不禁感动了我。想象得出,多少次,北城迈着像他耄耋老父亲那样迟缓的步子,一步一步地趴在铁炉峁的沟头山岔上。每一块怪异的石头,都会吸引他停下脚步,缓缓蹲下身子,长久地盯住发呆,心里一遍一遍地询问她、抚摸她。仰头望着栖落于铁红色枣树枝丫上的喜鹊,他又会向她们傻笑,与她们对话、交流。我在读他的散文《苹果》《乡野之歌》时,就清晰地感受到了他如同一个爱钱的人见到散落的金币时,那两眼放光的贪婪与得意。同时,又身不由己地被他营造出的自然散文独特的美轮美奂、心旷神怡的境界吸引,长久地溜达在那散发着阵阵新翻黄土味的铁炉峁,大口大口地呼吸那飘溢着枣花初绽的清凉空气。

            铁炉峁在北城的笔下一次又一次返青,一次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了大自然赋予这个黄土小村子的美丽与丰饶,而不是丑陋与贫瘠。许是受了北城这些散文的影响,我老早就萌生了要以《铁炉峁》为题,写个中篇或短篇小说。十多年来,这个标题一直挂在我电脑文件夹中,也一直挂在我的心头,但一直也没写出一个字。铁炉峁是属于北城的,我们很难走进去。北城以铁炉峁为巨大资源、巨大背景、巨大调色板、巨大自留地,他紧捏自然散文之笔,渐入佳境,佳作不断,令人期待。但我更期待,他能够将文学视线转移到这个小山村最典型的人物和故事上,描写他们在自然、艰苦、寂静、衰败环境下的生存状态,以及彰显出的反叛与麻木、冷酷与温暖,那一定会更加精彩,更加具有现实意义与可读性,也可能撷取到更大、质量更高的文学果实。

            自然,哲学名词,广义指的是自然界。大至宇宙,小至基本粒子,包括社会在内的整个物质世界。北城既然将自己的散文定义为无所不容的“自然散文”,那么就一定不受时局的框制,不受命题的影响,心怀情怀像山野风一样自由自在。但百川归海,我们终究走不出自己的生活;虽然北城青少年就外出打工了,但故乡总像圆心,无论他走出的半径多么大,守望圆心,却是从母亲子宫中就带来的神圣而终身的眷爱。多年前,一位朋友对我说,他对北城几篇散文中透露出拒绝城市文明、讨厌发展进步的情绪有看法。我默然一笑,我清楚,这并不是北城反感城市文明,也不是北城顽固不化、抱腐守旧,其实现实中的北城是很激进的青年作家。究其原因,恐怕是我们的城市文明还没有像日月天光那样普照到每一个人身上,让他们的心头还有这样那样的阴影。二十多年,我与北城一起共事,特别是近几年来,渐入中年的他,明显有了一种被现实生活挤压的麻木、迟钝与无奈,听到他无声喘息,而我们又何尝不是?而大自然对每一个物种的包容、共享、尊敬,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这个善良又能力单薄作家的无限向往。他一定想回归到风云敞阔的自然中,沐浴灿烂的太阳,享受清澈的雨露,感受平等、和谐、温暖,尽情向蔚蓝天空呈现自己作为一粒泥土的尊严。

            读北城的散文,真能够激发我们对人类原始的向往,那些安静的村庄、清净的溪水、静默的石头、悠然的小草、任性的蚂蚁、自由的麻雀等等。这些物象统统在他的键盘点击中,赋予了直通人性的善良、温暖、包容,让我们尽享原生态的美丽、和谐、平等。这在灯红酒绿、贪欲喧嚣的城市绝对找不到,在被钱欲权欲性欲污染的灵魂中找不到。但我们可以在幼儿黑黝黝的小眼睛中察看到一点儿,在大佛静穆慈祥的石像上感悟到一点儿。这是不是今天同样被世风俗雨浸染的散文缺少的东西?我拿不准,但文学的真善美,一定是来源于自然。相信,再过一万年,她依然会散发着自然清香,沁人心脾。

            清代张维屏有诗“造物无言却有情,每于寒尽觉春生;千红万紫安排着,只待新雷第一声”,这也是一首说自然、遵天道的诗。唯事不可强求,惟愿自含美好。我之所以要以“只待新雷第一声”作为评论作家北城及其自然散文标题,包含着对北城的一份期待与祝愿。路还长、花正开,风雨磨砺、初心不改。在此,取诗人梦野一本诗集名《情在高处》为励志箴言,与北城一道,脚踩大地,仰望星空,吸纳天光,承接雨露,在生活中品尝柴米油盐滋味,在成长中积蓄春夏秋冬能量,必会有几声震耳雷鸣,响彻在我们人生的高空。

          午夜欧美不卡在线观看视频,ccc36男人免费天堂每日更新,日本黄漫动漫在线观看视频,六月婷婷久香在线视频 网站地图